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含名单)

请各位网友关注王焰举报《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检法纪系幕后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暗中勾结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实施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脑控),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2007——2017。

 

我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访民王焰,是一名退伍残疾军人,2003年从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2007年被锁定为洗脑人体实验受害人,2008年走上信访维权之路,从潜山县到安庆市,从安徽省到北京,一次次无果而终的上访,让我逐渐摸清了我及我家十年来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的原因,那就是:在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一个由公检法纪系幕后操控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我进行一项秘密的见不得光的,涉及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生理学、毒理学的洗脑人体实验,在没有时间和底线的情况下,把我当作犯人、嫌疑人、孬子,画地为牢地打着“秘密侦查”“组织审查”的幌子,煽动社会迫害,用一切都是虚假和欺骗的手段,让上级党、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领导装作一切都很正常。导致对我的诉求和冤曲长期无法及时有效地解决,甚至受到事发地人民政府变本加厉地迫害打击。

通过我长期观察,参与政法系对我长期洗脑实验的单位有:潜山县公安局经侦、刑侦、治安负责人及副局长、潜山县纪委有关负责人、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负责人、潜山县梅城镇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以及受潜山县公安局操控的潜山县余井镇黑社会犯罪集团。

举报对象: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犯罪集团,拉笼潜山县纪委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执行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进行长达数十年的迫害洗脑和被精神病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不给平反)2007——2017。

举报内容:

王焰,1998至2003年在江苏南京73211部队服现役,2003年7月因在原部队服现役期间参加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期间导致病情加重(强直性脊柱炎),被原部队评定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残疾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并于同年12月退出现役回潜山县。我今天需要举报的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充当该县以余井镇黑社会组织性质为大头目犯罪集团的保护伞,并利用自身职权便利,拉笼潜山县纪委和潜山县民政局相关人员一起,在2007年左右对王焰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像文化大革命一样,秘密销毁了王焰在部队服役五年的立功受奖、入党材料及重要军残鉴定档案),执行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精神控制术(洗脑实验),并且暗中勾结了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有计划、有目的地将我操控成一名精神病人至今而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对王焰家人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也利用黑社会组织(地痞)长期进行破坏迫害甚至于虐待等见不得光的地下秘密活动。

受害结果:

由于长期的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有医院检查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给我甚至我的孩子、家人精神和身体带来终身无法逆转的损害。

怀疑线索:

潜山县的黑社会组织以余井镇人居多,黄柏镇也有,因为听说以前黄柏镇有一家全部被当做实验品做掉了,我生活的潜山县梅城镇政府不少干部经黑社会组织拉拢腐蚀加入了黑社会,成为了保护伞,替黑社会效力卖命,成为给我洗脑的传话筒、留声机。

具体的涉黑涉腐或骨干成员职务和名单:

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安徽潜山人),潜山县原政法委书记徐雷生(重要负责人),现任潜山县政法委书记叶昌盛,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德奕、汪晓春、陶世罕、潜山县公安局侦查(经侦、刑侦)大队吴晓刚等等(负责人及重要骨干主要在公安局),潜山县副县长操龙文(骨干),原梅城镇政府副书记王水生,梅城镇政府原书记余永灿(骨干),潜山县计生委张祖东,潜山县民政局副局长李晓涛、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重要成员),梅城镇政府现任书记张文胜(骨干),梅城镇政府现任副镇长江海峰(骨干)、工作人员汤富强、张陈刚(小喽罗),潜山县法院执行庭长汪守源(骨干)、潜山县法院黄埔法庭法官朱邦斌,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王银河、吴汪保(骨干)、周炉、全炉、“鸽子”、王数清,汪力强(梅城镇东关乡社区)。潜山县第三中学徐明镜。

 

我目前的处境:

就事论事地说是冤假错案没有公开平反,被精神病也没有司法机构出面鉴定,遭慢性毒药残害也没有组织出面承担,幕后操控、秘密监控和谋杀式实验还在暗中进行。特别是我生活的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可我和我家是一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没有足够的金钱和权力来和当地的腐败官僚、黑社会组织,甚至于轮子功式的邪教组织作斗争(躲猫猫),希望得到各位网友的关注。

上述是我被精神病受害的大概,在现代法治、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还隐藏着一群吃人不吐骨头,作恶多端,凶狠狡诈的黑社会犯罪集团,靠金钱美女和“义气”拉拢腐蚀政府部门重要人员(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我家执行残无人道的精神控制术,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们无法接受的,同时,我也会继续向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及安徽省公安厅和全国人大代表进行举报。

我深信,一定会得到上级各级领导和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有朝一日一定会将这些对我发动攻击的牛鬼蛇神们绳之以法,一网打尽,让我及我家早日恢复一个不被秘密操控的,正常的社会生活环境。

 

王 焰

非常感谢。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涉嫌警匪勾结

官匪勾结参加秘密洗脑人体实验部分人员名单(影子)

 

(名单不全或有化名,据说有108将,这些人绝大部分手上沾满无辜者鲜血或腐败,望上级纪检公安部门及时立案侦查,我十分担心家人孩子生命健康安全)

 

 

安庆市:

 

王彪(安庆石化)、张斌(安庆市精神病院医生)

 

潜山县:

 

余清明(县公安局)、丁忠泽(潜山县医院)、夏翔(潜山县医院)、王鹏(潜山县医院)、李干生(县梅城镇政府)、孟秋莲(县梅城镇政府)、操敏(县梅城镇政府)、叶方波(县政协)、操良祝(县教育局)、聂学林(县医保局)、叶金莲(梅城镇舒苑居委会)、陈晨阳(天柱律师事务所)、刘庆海(激昂律师事务所)、吴青松(县检察院)、王军(县检察院)、查念前(县检察院)、程晓庆(县梅城镇城关派出所)、张超(县纪委)、陶树明(县计生委)、叶江舟(县社保局)、徐来、王慧芬(县电信局)、丁玲、王文武(县梅城镇彰法山小学学生家长)、王栋(县王河镇派出所)。

 

 

 

 

Advertisements
日志 | Posted on by | 标签为 , , , , , , | 留下评论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和孩子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含名单)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和孩子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含名单)

 

举报对象: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犯罪集团,拉笼潜山县纪委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执行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及其孩子进行长达数十年的迫害洗脑和被精神病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不给平反)2007——2017。

举报内容:
我原是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的残疾军人王焰,在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一个由公检法纪系幕后操控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我及小孩王欣睿进行一项秘密的见不得光的,涉及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生理学、毒理学的洗脑人体实验,在没有时间和底线的情况下,把我当作犯人、嫌疑人、孬子,画地为牢地打着“秘密侦查”“组织审查”的幌子(秘密销毁王焰当兵的立功受奖、部队个人履历、军残鉴定档案),暗中勾结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有计划、有目的地将我操控成一名精神病人至今而无法正常工作生活。

受害结果:
由于长期的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有医院检查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给我甚至我的孩子、家人精神和身体带来终身无法逆转的损害。

具体的涉黑涉腐或骨干成员职务和名单: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涉嫌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参加秘密洗脑人体实验部分人员名单(影子)

(名单不全或有化名,据说有108将,这些人绝大部分手上沾满无辜者鲜血或腐败,望上级纪检公安部门及时立案侦查,我十分担心家人孩子生命健康安全)

 

安庆市:

王彪(安庆石化)、张斌(安庆市精神病院医生)

潜山县:

余清明(县公安局)、丁忠泽(潜山县医院)、夏翔(潜山县医院)、王鹏(潜山县医院)、李干生(县梅城镇政府)、孟秋莲(县梅城镇政府)、操敏(县梅城镇政府)、叶方波(县政协)、操良祝(县教育局)、聂学林(县医保局)、叶金莲(梅城镇舒苑居委会)、陈晨阳(天柱律师事务所)、刘庆海(激昂律师事务所)、吴青松(县检察院)、王军(县检察院)、查念前(县检察院)、程晓庆(县梅城镇城关派出所)、张超(县纪委)、陶树明(县计生委)、叶江舟(县社保局)、徐来、王慧芬(县电信局)、丁玲、王文武(县梅城镇彰法山小学学生家长)、王栋(县王河镇派出所)。

 

我目前的处境:
就事论事地说是冤假错案没有公开平反,被精神病也没有司法机构出面鉴定,遭慢性毒药残害也没有组织出面承担,幕后操控、秘密监控和谋杀式实验还在暗中进行。特别是我生活的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可我和我家是一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没有足够的金钱和权力来和当地的腐败官僚、黑社会组织,甚至于轮子功式的邪教组织作斗争(躲猫猫)。

王 焰
20171005
wangyanba001@gmail.com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日志 | Posted on by | 留下评论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涉嫌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参加秘密洗脑人体实验部分人员名单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涉嫌警匪勾结

官匪勾结参加秘密洗脑人体实验部分人员名单

 

(名单不全或有化名,据说有108将,这些人绝大部分手上沾满无辜者鲜血或腐败,望上级纪检公安部门及时立案侦查,我十分担心家人孩子生命健康安全)

 

 

安庆市:

 

王彪(安庆石化)、张斌(安庆市精神病院医生)

 

潜山县:

 

余清明(县公安局)、丁忠泽(潜山县医院)、夏翔(潜山县医院)、王鹏(潜山县医院)、李干生(县梅城镇政府)、孟秋莲(县梅城镇政府)、操敏(县梅城镇政府)、叶方波(县政协)、操良祝(县教育局)、聂学林(县医保局)、叶金莲(梅城镇舒苑居委会)、陈晨阳(天柱律师事务所)、刘庆海(激昂律师事务所)、吴青松(县检察院)、王军(县检察院)、查念前(县检察院)、程晓庆(县梅城镇城关派出所)、张超(县纪委)、陶树明(县计生委)、叶江舟(县社保局)、徐来、王慧芬(县电信局)、丁玲、王文武(县梅城镇彰法山小学学生家长)、王栋(县王河镇派出所)。

 

日志 | Posted on by | 标签为 , , , , , , , | 留下评论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发表

实名制举报信对受害人来说确实是下下策,可是,对于一名脑控实验受害人来说,是属无奈之举,敌人在暗处,搞见不得光的秘密勾当,而受害人我在明处,毫无隐私可言,即使不实名举报,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处境和下场,原来的信息封闭社会里,像脑控受害,搞死个人就像死条狗,即使在信息发达的今天又能怎样呢,类似于网络流传的湖北武汉彭公乾?类似于浙江钱云会?福建陈信滔?我想还是公开好,如果真有警方官方暗中勾结黑社会组织地下党对受害人进行洗脑人体实验,我相信,党和中央政府、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公发部、安徽省公安厅一定会明查秋毫,查个水落石出,因为我也不是一天两天进京上访举报了,上级职能部门一定会主持公道,还大家一个清清白白。

对于可能遭到报复,试想,即使不举报,不实名举报,脑控受害人又会过得好吗?暗害明害都一样。记得武汉彭公乾说过:明虱尚不能捉,罔论阴虱?,我现在也想表达:黑社会都没有办法对付,还要对付政府官员。


有民间俗语: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这句话解释原意是:所谓“黑社会”就是一些为非作歹的不法之徒啸聚成团伙,对善良民众或敲诈勒索、或欺行霸市、或侮辱妇女、或称横耍霸,乃至贩毒走私,杀人越货,扰乱社会秩序,祸害百姓,其危害当然不小,不容忽视。由于干的都是些见不得阳光之事,故其团伙组织,只能在荫蔽暗藏中活动,所以“黑社会”便由此得名。黑社会组织在许多国家都有,有的能量还相当大。但终究是些鸡鸣狗盗行凶作恶之徒,因而不会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更不可能受到政府机关,公、检、法、司等部门的承认和保护。所以黑社会虽能一时猖狂,但终究是只能躲在阴暗角落里的小丑,不可能成大事,这便是人们常说的邪不压正,就是这个道理。然而令人震惊的是,近年来中国社会上,某些行凶作恶之徒有时竟然沐猴而冠,登堂入室,俨然以“正面”人物出现,不但受到某些国家权力机关的纵容和保护,甚至某些人本身还成了有权势的执法者。不仅使受害者无处伸冤,甚至敢于为受害者伸张正义鸣不平的,反而受到打压,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于是人们将这种怪现象称之为“社会黑”。
记得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对杜琪峰说,我们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黑帮可以打击它,但整个政治架构一旦有黑的话,反而是最可怕的。

还有一句俗话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句话的解释是允许当官的放火胡作非为,不允许老百姓点灯照明。指有权有势的人自己可以胡作非为,老百姓却连正当活动也要受到限制。出自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五:“田登作郡,自讳其名,触者必怒,吏卒多被榜笞。于是举州皆谓灯为火。上元放灯许人入州治游观,吏人遂书榜揭于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后因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形容统治者为所欲为,却限制人民自由。亦泛指自己任意而行,反而严格要求别人。比喻统治者能够胡作非为,老百姓的正当言行却受到种种限制。 现比喻只许自己任意而为,不许他人有正当的权利。

州官,我查了一下,在旧社会比县官大一点点,相当于地级市市长,按照部队级别,最高正师级干部。即使在今天的官场,也是相当有权的(恶虎难斗地头蛇),就算是法律层面,我们的国家执行两审终审制,二审也就是到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还不如一个市公安局局长实权大,并且,中国又不是美国,司法独立、媒体独立,官员竟选,在美国FBI要想操控一个法官意志或媒体、官员意志,似乎不是送钱送物送美女这么简单,更不是国家安全这么简单的事情。并且美国人民(还是用百姓比较实在),从小接受独立思想教育,能不能被煽动成“社会黑”而迫害受害人是个大问号,而在中国,从我目前经历十年受害情况看,一点改变自身受害的处境都没有,这也是我不断在网上揭露自身受害人原因。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

 

脑控受害安徽王焰在北京天安门图片ys北京天安门广场安徽电视台原图ce23e-25e7258e258b25e7258425b0201725e5259c25a825e525ae258925e525ba258625e7259425b525e825a7258625e5258f25b0Human Rights in China上传

请各位网友关注王焰举报《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检法纪系幕后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暗中勾结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实施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脑控),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2007——2017。

我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访民王焰,是一名退伍残疾军人,2003年从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2007年被锁定为洗脑人体实验受害人,2008年走上信访维权之路,从潜山县到安庆市,从安徽省到北京,一次次无果而终的上访,让我逐渐摸清了我及我家十年来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的原因,那就是:在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一个由公检法纪系幕后操控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我进行一项秘密的见不得光的,涉及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生理学、毒理学的洗脑人体实验,在没有时间和底线的情况下,把我当作犯人、嫌疑人、孬子,画地为牢地打着“秘密侦查”的幌子,煽动社会迫害,用一切都是虚假和欺骗的手段,让上级党、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领导装作一切都很正常。导致对我的诉求和冤曲长期无法及时有效地解决,甚至受到事发地人民政府变本加厉地迫害打击。

通过我长期观察,参与政法系对我长期洗脑实验的单位有:潜山县公安局经侦、刑侦、治安负责人及副局长、潜山县纪委有关负责人、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负责人、潜山县梅城镇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以及受潜山县公安局操控的潜山县余井镇黑社会犯罪集团。

举报对象: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犯罪集团,拉笼潜山县纪委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执行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进行长达数十年的迫害洗脑和被精神病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不给平反)2007——2017。

举报内容:

王焰,1998至2003年在江苏南京73211部队服现役,2003年7月因在原部队服现役期间参加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期间导致病情加重(强直性脊柱炎),被原部队评定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残疾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并于同年12月退出现役回潜山县。我今天需要举报的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充当该县以余井镇黑社会组织性质为大头目犯罪集团的保护伞,并利用自身职权便利,拉笼潜山县纪委和潜山县民政局相关人员一起,在2007年左右对王焰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像文化大革命一样,秘密销毁了王焰在部队服役五年的立功受奖、入党材料及重要军残鉴定档案),执行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精神控制术(洗脑实验),并且暗中勾结了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有计划、有目的地将我操控成一名精神病人至今而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对王焰家人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也利用黑社会组织(地痞)长期进行破坏迫害甚至于虐待等见不得光的地下秘密活动。

受害结果:

由于长期的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有医院检查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给我甚至我的孩子、家人精神和身体带来终身无法逆转的损害。

怀疑线索:

潜山县的黑社会组织以余井镇人居多,黄柏镇也有,因为听说以前黄柏镇有一家全部被当做实验品做掉了,我生活的潜山县梅城镇政府不少干部经黑社会组织拉拢腐蚀加入了黑社会,成为了保护伞,替黑社会效力卖命,成为给我洗脑的传话筒、留声机。

具体的涉黑涉腐或骨干成员职务和名单:

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安徽潜山人),潜山县原政法委书记徐雷生(重要负责人),现任潜山县政法委书记叶昌盛,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德奕、汪晓春、陶世罕、潜山县公安局侦查(经侦、刑侦)大队吴晓刚等等(负责人及重要骨干主要在公安局),潜山县副县长操龙文(骨干),原梅城镇政府副书记王水生,梅城镇政府原书记余永灿(骨干),潜山县计生委张祖东,潜山县民政局副局长李晓涛、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重要成员),梅城镇政府现任书记张文胜(骨干),梅城镇政府现任副镇长江海峰(骨干)、工作人员汤富强、张陈刚(小喽罗),潜山县法院执行庭长汪守源(骨干)、潜山县法院黄埔法庭法官朱邦斌,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王银河、吴汪保(骨干)、周炉、全炉、“鸽子”、王数清,汪力强(梅城镇东关乡社区)。
我目前的处境:

就事论事地说是冤假错案没有公开平反,被精神病也没有司法机构出面鉴定,遭慢性毒药残害也没有组织出面承担,幕后操控、秘密监控和谋杀式实验还在暗中进行。特别是我生活的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可我和我家是一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没有足够的金钱和权力来和当地的腐败官僚、黑社会组织,甚至于轮子功式的邪教组织作斗争(躲猫猫),希望得到各位网友的关注。

上述是我被精神病受害的大概,在现代法治、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还隐藏着一群吃人不吐骨头,作恶多端,凶狠狡诈的黑社会犯罪集团,靠金钱美女和“义气”拉拢腐蚀政府部门重要人员(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我家执行残无人道的精神控制术,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们无法接受的,同时,我也会继续向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及安徽省公安厅和全国人大代表进行举报。我深信,一定会得到上级各级领导和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有朝一日一定会将这些对我发动攻击的牛鬼蛇神们绳之以法,一网打尽,让我及我家早日恢复一个不被秘密操控的,正常的社会生活环境。

王 焰

非常感谢。

中纪委举报:https://www.12388.gov.cn/

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https://www.12309.gov.cn/

公安部举报: www.mps.gov.cn/n2254536/n4904356/index.html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

日志 | Posted on by | 标签为 , , , , , , , , , , , , | 留下评论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

请各位网友关注王焰举报《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军人王焰进行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2007——2017》: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检法纪系幕后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暗中勾结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实施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脑控),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2007——2017。

 

我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访民王焰,是一名退伍残疾军人,2003年从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2007年被锁定为洗脑人体实验受害人,2008年走上信访维权之路,从潜山县到安庆市,从安徽省到北京,一次次无果而终的上访,让我逐渐摸清了我及我家十年来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的原因,那就是:在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一个由公检法纪系幕后操控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我进行一项秘密的见不得光的,涉及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生理学、毒理学的洗脑人体实验,在没有时间和底线的情况下,把我当作犯人、嫌疑人、孬子,画地为牢地打着“秘密侦查”的幌子,煽动社会迫害,用一切都是虚假和欺骗的手段,让上级党、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领导装作一切都很正常。导致对我的诉求和冤曲长期无法及时有效地解决,甚至受到事发地人民政府变本加厉地迫害打击。

通过我长期观察,参与政法系对我长期洗脑实验的单位有:潜山县公安局经侦、刑侦、治安负责人及副局长、潜山县纪委有关负责人、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负责人、潜山县梅城镇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以及受潜山县公安局操控的潜山县余井镇黑社会犯罪集团。

举报对象: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犯罪集团,拉笼潜山县纪委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执行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进行长达数十年的迫害洗脑和被精神病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不给平反)2007——2017。

举报内容:

王焰,1998至2003年在江苏南京73211部队服现役,2003年7月因在原部队服现役期间参加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期间导致病情加重(强直性脊柱炎),被原部队评定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残疾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并于同年12月退出现役回潜山县。我今天需要举报的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充当该县以余井镇黑社会组织性质为大头目犯罪集团的保护伞,并利用自身职权便利,拉笼潜山县纪委和潜山县民政局相关人员一起,在2007年左右对王焰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像文化大革命一样,秘密销毁了王焰在部队服役五年的立功受奖、入党材料及重要军残鉴定档案),执行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精神控制术(洗脑实验),并且暗中勾结了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有计划、有目的地将我操控成一名精神病人至今而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对王焰家人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也利用黑社会组织(地痞)长期进行破坏迫害甚至于虐待等见不得光的地下秘密活动。

受害结果:

由于长期的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有医院检查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给我甚至我的孩子、家人精神和身体带来终身无法逆转的损害。

怀疑线索:

潜山县的黑社会组织以余井镇人居多,黄柏镇也有,因为听说以前黄柏镇有一家全部被当做实验品做掉了,我生活的潜山县梅城镇政府不少干部经黑社会组织拉拢腐蚀加入了黑社会,成为了保护伞,替黑社会效力卖命,成为给我洗脑的传话筒、留声机。

具体的涉黑涉腐或骨干成员职务和名单:

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安徽潜山人),潜山县原政法委书记徐雷生(重要负责人),现任潜山县政法委书记叶昌盛,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德奕、汪晓春、陶世罕、潜山县公安局侦查(经侦、刑侦)大队吴晓刚等等(负责人及重要骨干主要在公安局),潜山县副县长操龙文(骨干),原梅城镇政府副书记王水生,梅城镇政府原书记余永灿(骨干),潜山县计生委张祖东,潜山县民政局副局长李晓涛、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重要成员),梅城镇政府现任书记张文胜(骨干),梅城镇政府现任副镇长江海峰(骨干)、工作人员汤富强、张陈刚(小喽罗),潜山县法院执行庭长汪守源(骨干)、潜山县法院黄埔法庭法官朱邦斌,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王银河、吴汪保(骨干)、周炉、全炉、“鸽子”、王数清,汪力强(梅城镇东关乡社区)。

 

我目前的处境:

就事论事地说是冤假错案没有公开平反,被精神病也没有司法机构出面鉴定,遭慢性毒药残害也没有组织出面承担,幕后操控、秘密监控和谋杀式实验还在暗中进行。特别是我生活的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可我和我家是一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没有足够的金钱和权力来和当地的腐败官僚、黑社会组织,甚至于轮子功式的邪教组织作斗争(躲猫猫),希望得到各位网友的关注。

上述是我被精神病受害的大概,在现代法治、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还隐藏着一群吃人不吐骨头,作恶多端,凶狠狡诈的黑社会犯罪集团,靠金钱美女和“义气”拉拢腐蚀政府部门重要人员(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我家执行残无人道的精神控制术,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们无法接受的,同时,我也会继续向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及安徽省公安厅和全国人大代表进行举报。

我深信,一定会得到上级各级领导和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有朝一日一定会将这些对我发动攻击的牛鬼蛇神们绳之以法,一网打尽,让我及我家早日恢复一个不被秘密操控的,正常的社会生活环境。

 

王 焰

非常感谢。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

 

安徽电视台原图潜山县民政局发函2004王焰2017在安庆电视台北京天安门广场警匪勾结脑控受害安徽王焰在北京天安门图片ysHuman Rights in China上传

发表在 申冤经历感受 | 标签为 , , , , , , , , , , , , , , | 留下评论

如何处理中国侵犯人权

如何处理中国侵犯人权

发表于 ChinaFile

Sophie Richardson

Sophie Richardson

China Director

索菲・理查森

https://www.hrw.org/zh-hans/about/people/300221

中国部主任 Follow @SophieHRW

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现任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毕业于维吉尼亚大学、霍普金斯大学-南京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和欧柏林学院的理查森博士,曾发表多篇关于中国政治改革和民主化,以及柬埔寨、中国、印度尼西亚、香港、菲律宾和越南等国人权议题的学术论文。她曾受邀出席欧洲议会和美国参众两院的听证会。她经常接受英国广播公司、有线电视新闻网、《远东经济评论》、《外交政策》、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专访。理查森博士著有《中国、柬埔寨与和平共处五原则》(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2009年12月),该书深入探讨中国自1954年日内瓦会议以后的外交政策,包括与多名决策人士的珍贵访谈。

 

展开

人民解放军官员在一扇窗前等候迎接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米莱(Mark Milley)

北京市八一大楼,2016年8月16日摄。

当世界各国领导人9月初降落杭州,出席一年一度的G20领导人峰会,
他们看到的是哪一个中国?是充满华丽天际线、令人称羡成长数据
和无懈可击外交仪式的中国?还是知名维权律师被拘押、强迫失踪
并控以颠覆罪名的中国?或是公民社会团体为援助家暴性侵被害
人而被突然关闭的中国?

他们会不会看到这个令人忧虑的国际性趋势:中国当局及其代理人
境外绑架异议人士,然后在国营电视台播出部分人士“认错”
视频,同时拒绝律师、家属以及──当被捕人员持有外国国籍
时──使领馆人员会见他们。持平而言,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已
对此趋势表达关切。美国国务院:“这些行动损害中国自诩为
法治社会的形象,违背中国的人权承诺,不利于建设更为透明、
高效的司法体系。”欧洲联盟也表达一致看法:“这些个案构成
令人忧虑的趋势,令人质疑中国是否尊重法治和国际人权义务,
尤其是言论自由。”2016年3月,12国政府罕见地在联合国人权理
事会公开发表联合声明,指责“这些行动违背中国自身的法律和
国际承诺”。然而,这些表达关切的说法愈来愈像是在陈述显而易
见的事实。它们缺少的是,具体说明美国、欧盟或其他国家、机构
实际上将采取什么行动来应对中国镇压的升级。

十多年来,关注中国人权的各国政府通常采取规劝甚至刻意示好
的策略,间或公开抨击某些特别负面的发展,例如民主倡导人士
刘晓波的判刑入狱,刘后来获颁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有时,这
些国家会拿出逻辑严谨且富于实效的论据,诉诸北京所关切的
长治久安。它们谈到中国需要独立的司法系统,多元观点对于
提升政府决策品质的价值,以及可预测的司法制度对国内外投资者
的重要性。更关键的,据某些政府代表私下透露,他们试图在中国
政府内部寻找改革分子,与他们交往并支持其努力。

但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铁腕、教条统治下,找寻改革分子变得
难上加难。即便这些改革派曾经向往尊重人权的统治,但自从习近平
2012年晋身中共顶峰后,他们已无法继续通过严厉的一党专政体制
推动有意义的自由化改革。

此外,北京根本不相信尊重人权可以为西藏、新疆带来更和谐、
稳定的局面,也不认为容忍和平的批评意见是中国向前发展的关键。
它日益将所有它不喜欢的行为视同威胁国家安全。尽管已有许多国家
认识到北京粗暴侵权的趋势,却只有极少数国家考虑施加程度相当
的实质压力,并且经常私下抱怨缺乏影响力。

其实,美国、欧盟和其他国家可以找到表达意见和发挥影响力的空间,
尤其是当中国在国家安全或经济议题上犯错误的时刻。例如在讨论
中国对南海主权的声索时,这些国家有没有为顾虑中国领导人的
“面子”而踌躇不安──就像他们在解释为何不对人权议题进行
强硬公共外交时经常表现出的样子?没有。美国当时派出导弹驱逐舰
巡戈南海水域,宣示航行自由。当北京或其代理人骇进存储重要资料
的外国政府数据库,这些国家有没有自我设限,只在闭门会议中提出
这些议题?没有。他们将中国高级官员召来首都,在国事访问前夕告知
中国政府,若不停止骇客攻击就要对个人和组织实施制裁。攻击也真的
因此停止了。当大企业在中国被盗取大量商业机密,或遭遇中国政府
不利外商的政策时,它们会满足于本国政府的一纸声明吗?不会。
它们会向世界贸易组织(WTO)申诉,在双边投资协定中要求中国实施
改革,并且集体抵制“自主创新”之类的法案。运用这些战术,企业
和政府必须团结一致采取坚定立场。尽管不能保证成功,但促使中国
修改政策的实例并不少见,可见中国官员的算计和行为是可能被改变的。

数十年来的经验应该足以让华盛顿、布鲁塞尔和其他政府了解,北京
习惯吃软怕硬。造成中国人权恶化的责任虽不完全在于这些政府,但
我们完全可以确定,它们的常用工具──以枱面下说服为主、偶而
公开谴责或与中国官员温和交手──无法取得所欲效果。

对于有意对中国人权发挥正面影响的国家而言,中国在反恐怖主义到
反官员腐败各方面与国际合作的需要,及其与全球经济和治理体系的
接轨,都是机会所在。倘若各国政府、欧盟、联合国和其他机构声称
要努力改善中国人权情势不是空谈,而且不会仅仅满足于加强政治或
贸易关系,就应该检讨现行政策,考虑以下八个切入点:

  • 北京反贪行动亟需国际合作:做为习近平起身炮的反贪行动,
  • 全靠系统性侵犯人权达成效果。虽然部分对象确涉重大贪腐,
  • 但反贪运动具有高度政治性,以习近平的党内对手为目标。
  • 北京正逐渐加强向各国施压,要求引渡涉贪嫌犯。但公正审判
  • 制度,尤其对于已遭政府事先定罪者而言,迄今尚未建立。
  • 各国政府应公开拒绝与中国进行任何反贪合作,除非中国能确保
  • 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正当程序保障。
  • 北京反恐行动亟需国际合作:中国有正当理由关注恐怖主义。
  • 但正如人权观察等组织多年来指出,中国在新疆的暴虐措施恐怕
  • 是自我实现的预言,造成当地维吾尔少数民族和占多数的汉族同
  • 样付出高昂代价。北京利用全球对恐怖主义的恐惧心理,说服
  • 各国支持其国内反恐行动,并将涉恐分子──北京常将这个帽子
  • 套在难民与批评党国的和平异议人士头上──交给中国。各国政府
  • 应公开表明,除非中国对相关案件的司法处置进行实际且可持续的
  • 人权改革,否则拒绝遣返任何嫌犯。

政府官员曾私下承认,不论是与中国开展双边反恐对话,或中国出席
反对暴力极端主义的高峰会议,或与公安部、国安部之间的交流,对
北京政策措施的影响均微乎其微。尽管如此,中国当局特别喜欢标榜
与外国政府的合作关系,借此证明其做法获得支持。对这些合作设下
前提,要求北京遵循关键标准落实重大改革,不会造成多少损失,
例如:北京应同意提供可靠证据,证明涉恐嫌犯确有犯罪事实;
遭指控、起诉和定罪人士享有基本的公正审判权利;以及在消除对
涉恐嫌犯的酷刑及其他虐待方面有显著进步等等。

  • 北京对其长期执政的忧虑:虽然习近平的统治,包括反贪政策,
  • 普获国民支持,但中共仍面临党内分歧和公众因经济下行、所得
  • 差距与反贪不彻底而产生的不安情绪。中共执政已逾六十年,
  • 仍然无意开放民主选举。声称致力促进民主和政治参与的各国政府
  • 应履行诺言向北京施压,每次会见一位中国高官,就应同时会见
  • 一位中国公民社会人士。民主国家应停止中国例外主义(China
  •  exceptionalism)政策,开始利用一切机会呼吁中国举行自由
  • 公平的选举,就像各国对缅甸柬埔寨的要求一样。同时,当北京
  • 企图按自己形象重塑国内公民社会,威胁外国政府停止支持中国
  • 各地独立公民社会组织,各国应一致加以抵制。有些国家资助
  • 开发网络科技,帮助中国用户逃避“防火长城”审查机制,这种
  • 做法有助中国网民获取有关中国局势发展的信息,例如反贪行动
  • 的动态,以及2015年香港示威、台湾近期选举等重大事件。
  • 北京不喜欢公然出丑:为什么各国政府这么担心中国官员的“
  • 面子”?中国官员毫不在意那些被他们刑求、监禁或骚扰的人
  • 失去“面子”。各国政府又为何不能当面质疑负责刑求的官员,
  • 借以帮助被非法拘押并可能遭受酷刑的人士?经验证明,当包括
  • 习近平在内的中国官员在高层会议中被当面质疑虐待特定人士时,
  • 能有效制止情况恶化。任何推动人权国家的高级官员都不应错失
  • 机会,公开呼吁中国对等官员释放或停止虐待遭不当关押的人士。
  • 所有考虑出席G20峰会的各国领导人,均应公开表示以中国释放
  • 重要政治犯做为同意出席的条件,例如刘晓波和以莫须有的
  • “分裂国家罪”被判无期徒刑的维族经济学者伊力哈木。中国
  • 驻各国大使都应该定期被召见,请他们清楚解释香港书商和人权
  • 律师为何失踪,劳工维权人士和女权人士为何持续受骚扰。
  • 另一方面,“志同道合”的各国驻华大使也应该经常会见曾到
  • 该国寻求喘息的公民社会代表。这些国家还可以推动国内地方
  • 议会就现行对中国的人权制裁──大多源自1989六四屠杀事件
  • ──进行辩论,重新检讨可用的政策工具。
  • 北京看重排场以维护其权势:当代国际政治很少见到比习近平
  • ──大概不会是君主制的崇拜者──和英国女王并肩露面更诡异
  • 的景象。出席2015年9月白宫晚宴的中国官员,大多并不热切
  • 其他宾客交谈。尽管如此,在北京眼中,这些耀眼的外交互动是
  • 巩固其大国地位的必要条件。这也是关注人权侵犯问题的各国政府
  • 可以利用的另一个机会:降低侵权者的排场,提升反抗者的待遇。
  • 试想,若中国出席国宴或峰会的代表,不仅有那些从不降尊纾贵
  • 接受选票考验的粗暴威权主义者,还包括那些致力司法与政治改革
  • 、环境政策、公开透明和真心努力打击贪腐的人士,它可能造成
  • 的印象和政策效果将多么强烈。同样地,志同道合的各国政府,
  • 应当审慎检讨其“民间对民间”的政策,确保参与者不限于通过
  • 北京审查的
  • 人员。通常,这种交流对北京的意义远高于相对国家,因此是一
  • 种有用的工具。
  • 北京需要世界:尽管对“西方”怀抱敌意,中国高级官员仍然
  • 迫切需要并渴望与外部世界接触。他们需要打进受健全制度管理
  • 的各国市场,他们需要到思想自由的机构去进修,他们需要在面临
  • 责难或国内法律追究时拥有第二本护照,而且他们需要利用国际
  • 银行藏匿不当所得。由此可能找到许多更为细致的影响途径。
  • 许多长期主导侵犯人权工作的中国高官都有海外帐户,可以加以
  • 冻结;全球投资人应要求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投资时做到人权尽
  • 职调查,证明它们能够解决问题,否则就对它们发起公民行动;
  • 对于已知的人权侵犯者,可以拒发签证,使其无法出国旅行。
  • 同样地,针对北京主权基金中投公司(CIC)在海外的投资,
  • 要求其提升透明度,可能有助发现更多施展影响力的机会。
  • 从缅甸到南非,前述各种战术都曾帮助刺激正向改变。

这种更主动的人权立场可能招致北京的强烈反弹,或再度掀起反
西方声浪。但反对者不应掩盖一个事实:中国已陷入全球化的
盘根错结,不可能一怒绝交──看看逃离中国的现金流量,中国
各地使领馆外的签证人龙,以及悄悄取得第二护照或海外房产的人数
,可见一斑。

不论多么立意良善,不论多么贯彻始终,也不论多么苦口婆心,
企图引导北京认识到尊重人权符合其自身利益的劝服工作已然失败。
北京政权坚持打压独立公民社会,制定徒具形式的法律以掩护最恶劣
的人权侵犯,而且还把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输出到国外。只要不能
让北京尝到立即、痛苦的后果,发布再多声明也阻挡不了侵权的狂潮。
长此以往,这个国家将更容易陷入动乱──这样的前景足令人人
背脊发凉。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001——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

Twitter——https://twitter.com/mindcontrol2015

日志 | Posted on by | 标签为 , , , , , , , , | 留下评论

冤案洗脑被精神病十年受害人王焰上访照片2007——2017

 

警匪勾结

Human Rights in China上传

微强路安徽电视台安徽电视台原图北京天安门广场法研所合肥火车站警匪勾结民政局箭杆胡同脑控受害安徽王焰在北京天安门图片ys潜山县民政局发函2004王焰2017在安庆电视台脸书宣传短文Human Rights in China上传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001——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日志 | Posted on by | 标签为 , , , , , , , | 留下评论